艺术名家数据库
新闻详情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发表时间:2020-06-10 17:16
文章附图

“扬州八怪”是清康熙中期至乾隆末年活跃于扬州地区的一批风格相近的书画家总称,他们大落魄江湖。中国画坛中的“扬州八怪”虽不像金庸笔下的“江南七怪”武艺高强,但他们的画笔“功夫”却十分了得。

华岩就是其中之一。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遗作现被珍藏于国内各大博物院和日、美、法等外国美术馆中,成为世界艺术珍宝。故宫博物院收藏并出版了《华岩花鸟册》8幅、《华岩画册》12幅。日本出版的《支那南画大成》收录有华岩的画作10幅。华岩的遗诗600余首已收入《离垢集》和《解弢馆诗集》。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1682-1756),一作华嵒,字德嵩,更字秋岳,号白沙道人、新罗山人、东园生、布衣生、离垢居士等,老年自喻“飘篷者”,福建上杭蛟洋华佳(家)人(原白砂里人),后寓杭州。工画人物、山水、花鸟、草虫,脱去时习,力追古法,写动物尤佳。善书,能诗,时称“三绝”,为清代杰出绘画大家,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自幼酷爱绘画,后因家贫失学,备受世俗冷落,康熙四十二年(1703)华氏家族重建祠堂,曾因替正厅画壁画,乡绅看不起他,群起反对,最后偷自进祠堂,画上“高山云鹤”、“水国浮牛”、“青松悬崖”和“倚马题诗”四幅画,愤而离乡飘泊,流寓于杭州,结交了很多文人学士,眼界大开。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36岁时曾北上入都,“得交当路巨公,名闻于上”,但并不得意,据戴熙《习苦斋画絮》载:“华秋岳自奇其画,游京师无问者。一日有售赝画者,其裹华笔也,华见而太息出都。”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他的中晚年一直频繁往来于杭州、扬州,以卖画为生。在扬州他结识了金农、高翔、李鱓、郑板桥及盐商巨子马曰琯、马曰璐兄弟,彼此交流切磋,诗画酬答,使其绘画修养得到多方面的拓展,成为扬州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一生贫困,金农在《画竹题记》提到:“汀洲华岩秋岳,……尝画兰草纸卷,卷有五丈者,一炊饭顷便能了事,清而不媚,恍闻幽香散空谷之中,…… 余恨不能踵其后尘也。”乾隆十七年(1752),回到杭州旧居“解弢馆”。乾隆二十一年卒,有《离垢集》5卷。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的绘画题材非常广泛,他善于汲取历代花鸟画的精华,应用于自身的创作之中。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的花鸟画最负盛名,形成兼工带写的小写意手法,他笔下的禽鸟更是活灵活现、生动有趣。画出了鸟儿的天趣。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华岩擅长运用夸张的手法表现禽鸟活泼多动的神态。他用一生的努力练就了造型刻画的功力。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绶带鸟学名红嘴蓝鹊,古人用以寄托长寿之愿。华岩笔下的绶带鸟在历代画苑中独具特色。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

扬州八怪之一 华岩笔下的鸟,堪称一绝,最负盛名